怪物N

[剑网3][丐花]故纸

    花哥这几天连着出诊,家里没时间收拾,就换丐哥拿着笤帚上阵了。扫到床底下的时候,丐哥突然发现,床脚下似乎垫着什么东西,这一下就止不住好奇心了,呼哧呼哧地抬起床要把它拨弄出来看看是什么。纸片叠了几叠,又经年累月地垫在床脚下,被压得十分紧实。呼呼吹了吹浮尘,丐哥就迫不及待打开来看,一看就乐了,这明显是自家那位的字啊,就是奇怪他一向爱惜字纸,又怎么会拿自己墨宝垫了床脚?

    要说原来,花哥是书墨门下弟子,除了平日里离经医人外,闲暇时便常舞墨习字。后来和丐哥在这安静小镇定了居,生活闲适安逸,丐哥常同他一道儿去游览山水,弄这些的时间就少了。但是就是现在他们住的这个小竹屋里,还专门开辟了一室做书房,花哥以往喜爱的墨宝便收藏在那边。丐哥原本也是个粗人,只是两人一起生活久了,不免互相沾染习气,丐哥现在也能听得来花哥偶尔念的文绉绉的句子了。只是这张么……泛黄的纸面上连墨迹都陈旧得明显,虽然字拆开来都很简单,连在一起,让丐哥觉得有些不知所云。都忘了手上还满是灰尘,丐哥就摸上了自己下巴,总觉得这纸条不同寻常,待阿花回来问问吧。

    花哥回来已是傍晚,看见做了饭菜等他回来同食的丐哥就柔和了眉眼唇角,只觉得一身疲惫寒气都尽数褪去,柔柔的一豆烛火照得心也柔柔软软的,冲丐哥笑得惬然。

    待沐浴毕,花哥裹着一身热气便要把自己投进被褥里,却在刚滚进被窝时就被丐哥压在身体和床板间。闭着眼任丐哥揉捏,才有了点睡意就听丐哥问:“阿花,这个上面写的是什么?”

    花哥朦胧着眼扫了眼丐哥手里那张陈旧的纸,闭着眼就答道:“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念到最后两个字却突然惊醒的样子,抓过丐哥的手仔细看了看纸条,呆了一瞬就立刻夺了过来攒成团捏在手里,脸色也变得微红。

    丐哥却像什么也没看见似的,凑近问:“阿花,那是什么意思?我看这字迹是你的,可怎么会垫在床脚下呢?”

    花哥闻言僵住了身子,旋即竟然掀起被子就把自个儿整个盖住了,只露了个发旋在外头。

    丐哥无声地笑了,也不去掀被子,只拿手一下一下撩着花哥露在外面的几缕发梢:“你不说也没关系,下午我可是查过书了……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阿花,你什么时候写的?嗯?是我们在万花谷认识之后呢?还是我带你回君山在那桃花林一起喝过酒之后呢?是我出门帮师姐追杀凶徒时候你想我呢?还是刚来这镇子里一群姑娘都偷偷来看你时候呢?

    ”嘿嘿,阿花,我好高兴,你这是因为我写的吗?是为我写的没错吧?

    ”我怎么以前都没发现过?这可算意外之喜了。阿花,你还藏了多少这样的情书?都拿出来给我嘛。”

    丐哥边说边吻了吻手里那缕黑发,又道:“你不给我也没关系,我自己发现更有趣。”

    被子后的花哥还是不作声,丐哥却闭眼也能想象他此时的模样。

    竹屋里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不知什么时候,桌上那豆跳动的灯火也渐渐熄了,此夜正好,鸳梦春宵。

————

    咳,至于什么时候被激发了学习热情的丐哥已经会用“玳瑁筵中怀里醉,芙蓉帐底奈君何”这样的诗句来调戏花哥了这种事,就是后话了。

————

PS:考虑游戏时间背景,最后选了诗经这么一句,这句意思大致是信步走出东城门,美女熙熙如云攘,可是纵使这美女如云,都不是我心中所思的那一个。潜台词就是我已心有所属,就是你啦。XD

PPS:最后题外话的那句“玳瑁筵中怀里醉,芙蓉帐底奈君何”是李白大大的,这句羞得我……-///-

PPPS:觉得自己似乎是亲吻狂魔q-q,十个段子八个吻……又及花哥有点闷骚,就是即使我给你写了一万封情书,也不给你看到,你发现那是你运气好。

评论(1)
热度(6)

© 怪物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