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N

[剑网3][花唐唐花无差]嗫嗫之语(三,完)

☆打斗场面写得艰难,总觉得不科学的样子……(本来寻仇的写了五毒,后来想五毒咋使暗器呢,而且撇去万一被说是黑五毒的可能,改成不造哪来的人吧。最主要原因是一个惊羽一个花间怎么打得过四五个毒经粑粑呢。


    唐一的伤势休养得快,因为之前任务尚未完成,简单同花一告了别便出谷追人去了。花一也恢复了原先的平淡生活,只是平常一练起字便能花去大半天功夫,此时却常常直到惊醒才恍然自己提着笔发起了呆。同样是安静,两个人的安静和一个人的,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啊,这倒是花一头一次才了悟的心思。一起相处的日子和谐到两人相对时觉察不出什么,分开时才觉出怀念的味道来。唐一可谓专业,追踪目标时仍就专心致志,只是空下来,脑海里自然而然就浮现起万花谷的那段日子。摇摇脑袋,先抓到该抓的人才是,任务完成了,就去万花谷……再看看他吧,他一个人那样过日子,也不知该多寂寞。

    只是兜兜转转好些日子,唐一追踪的那个凶徒像是在江湖销声匿迹一般,再也没人见过他的样子,一丝线索也没留下。这下唐一任务算是失败了,任务失败可是要领罚的。换做往常,按唐一的身手和性子,失败受罚可要被他看做满含不甘的耻辱,但是这次处罚,唐一却好像没怎么在意,师兄弟们都暗道好奇。

    时光流转便是数月,这天天气好,薄薄的层云似墨笔轻轻拂过天空幕布,正好浇浇门前的花,擎着水壶望天的花一,忽耳朵一动,嘴角就扬了一半。一个穿着唐门弟子服的人轻盈地落在他面前,朝他走了两步。唐一看着花一,开口问:“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出谷看看?”两人没有寒暄,也不需要寒暄的样子。

    花一愣了愣,闪过犹豫的念头,他还没开口,唐一接着说:“有我呢,我同你一道的。”

    花一笑了,他从没想到笑脸是这么容易,他说:“好。”这还要犹豫什么呢。

    禀过谷主和七圣,花一就随唐一出谷游历去了,书圣师父虽然有些担心,但也只是嘱咐他多留心安危,没有多说什么。

    大唐风光何止壮丽二字,从南到北,江河湖海四季风景人情,一辈子也看不完。花一同唐一出谷大半年,没有游历四方也看了不少胜景,花一虽然和人交流不便,但有唐一在旁仔细注意,也不禁叹句幸甚有他方能如此恣意。这段日子里二人的相处更加相合,平日言行也默契无间得很。这日到了融天岭,本来正言笑晏晏的二人,同时停了下来,对视一眼神色都有些凛然,唐一凑到花一耳边悄声说:“戒备些好。”花一一下觉得耳边有些热,不过不是时候,有不少人正冲着他们过来,听步伐气势冲冲,不像是友善的样子,即刻就摆出了防备的姿势。果然,来的是一群异族打扮的人,一眼唐一就认出是冲他来的,以前接过一个任务,目标人物就和这群人戴着同样的标记装饰,定是他们有什么法子能留信息给同伴,此番是寻仇来了。融天岭这处一片荒芜焦土,没什么能遮蔽的,一场恶战瞬间就爆发开来。

    花一的花间功夫平平常常,幸好这伙来人三四个都直冲唐一而去,没多分心思对付他,只留下一个缠住他。本来人数就相差不少,这战时间打得越久,唐一他们就越难顺利脱身。花一见此,强驱经脉,瞬发招式猛攻对手,竟将其击退数步,又朝唐一那边一冲而上,封筋截脉,拂穴而过,一朝爆发竟比平时厉害许多。唐一受到的包围立时被冲开破绽,唐一见机便要突破而出,此时对方也伤了不少。花一正靠近时,又是靠着敏锐的听觉,一下就发现身后的人朝唐一使了暗招,当下提醒也来不及就反身冲出一道花间气劲,险险截了下来。却没想到反身才看见另一方向同时也被发了枚暗器,而唐一正是分身乏术,这可截不住了。还不待思考,花一直接加紧几步向前,就用肉身挡了下来。唐一本就打得凶,发现身后不对劲,一个翻身正看见花一身中暗器,闷哼一声面露痛苦之色。唐一立时目眦欲裂,出招更为迅猛,直破开包围,还重重打开两人。对方见包围已破,唐一又要发狂的样子,己方人手也有折损,恐唐一一鼓作气下己方不敌,唐门轻功又飘忽难追,呼哨一声便露撤退之意。

    暗器上似乎还有毒,花一是在咬牙硬撑,见此情景暗自松了口气,抓住唐一袖子就暗示唐一快使轻功逃离此地。唐一还是怒气冲冲的样子,一把抓过花一就支起机关翼滑翔出去,一口气直飞到成都边缘,才放下人,但黑着张脸翻出伤药给花一,偏过头堵着气一句话也不说。花一有些好笑,先默默处理了下伤口,太素九针受伤时使起来有些滞涩,但总算先稳住伤势。放下药瓶,拉了拉唐一袖子,花一开口还是轻轻的:“你怎么了不说话?”

    唐一自己是堵着气不开口,但花一的一举一动他都听得分明,花一这句一下就像点着了他,甩开袖子上的手:“我怎么了?!你这笨蛋!蠢货!干什么要帮我挡暗器?!”

    花一一下就愣了,这么久日子唐一第一次大声冲他吼,他完全呆住了,自己是来不及截暗器了,但是这么挡了,是做错了么?

    唐一的声音还是很大:”这要是我伤了,你还能帮我治疗!“说着声音越来越轻,头也垂下来,手反而紧紧抓住花一的袖子,”可要是你伤了,我不会医术啊……你伤重了……我怎么办……“额头搁在花一肩上。花一愣了,唐一埋在他肩上不肯抬头,他可从没想到一直冷静持重的唐一这次会失态至此,甚至他都能猜到他不抬头看他是为什么。

    气氛静了片刻,花一伸手把自己袖子从唐一手中抽开,换做自己的手握了上去。另一只手也环了上来,凑到唐一耳边,是一惯的低声细语:”我也不会舍得看你受伤啊……“

    许久,唐一捧起花一的脸,将额头抵着额头,两人都没说话,此时也再不需多言。

    毋需担心,即使是用再小的声音说,誓言也是响彻天地的。甚至不用再许出口,你我已心意相通:从今往后,嗫嗫之语,倾耳相听,嚅嚅之意,与君同诉。

——END

这篇觉得自己写得不算好玩。(ノへ ̄、)就这样吧。

对了我想出他俩名字了q-q,花一叫穆原,唐一叫唐潜。

评论
热度(4)

© 怪物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