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N

[剑网3][花唐唐花无差]嗫嗫之语(二)

☆抱歉因为时值期末,更新不及时见谅。

☆文笔、情节一般,仅作一乐,雷者慎观。


    花一这话对旁的什么人来说也许是要侧着耳再问一遍的,可是现下是唐一啊,从小被严苛要求研习刺杀、暗器之术的唐一。刺客不仅要会隐匿身形,更要能识破别人的匿行伪装,时刻注意身边环境的动静,发现平静夜幕下涌动的暗流,察觉敌人射来的暗器。所以唐一倒是十分轻松便能听清花一的话,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话。

    该怎么说呢?是先说他是唐家堡御堂门下弟子专营暗杀?还是说他追杀一个恶人到此,任务不成反被伤了?还是反问面前的人怎么一个万花弟子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甚至身为刺客的自己都以为没人?

    花一见对面的人神色从刚才短暂的惊讶后便面沉如水殊无反应,以为又是和以前一样听不清自己话的,暗笑自己一个人待久了不自觉忘了这茬,正待他再问,对面的人开口了。也许是被他影响了,唐一的声音竟也放得挺轻:“在下唐一,唐门弟子,与人争斗误入万花谷,本以为此处偏僻无人,想疗完伤休息片刻便走,不曾想打扰了万花高徒。”

    这下惊讶地反换做了花一。没想到这人竟顺畅地与自己沟通了?当下颇有些惊喜,只是又怕突然表露太多的情绪吓跑对方,反倒因此有些局促地开口问:“不、不妨。在下花一。看唐少侠样子,不嫌弃的话,我也会些医术,可否让我为你诊治一番?”

    唐一行走江湖有些日子了,自觉识人也不常走眼,对面的万花弟子一看便是不通世故的,倒也放了下心,只道一声多谢,便撑起身子,随花一进了屋。

    万花弟子皆要同时修习武学与医学,只是修习得好坏便看个人了。花一虽悟性和心性不错,但因天生灵敏的听力而与人沟通有碍,两相结合,武学医术也就算个中等水平。屋内颇为简陋,但常用的器具还是有的。花一给唐一看过后,发现他大部分是皮肉伤,只大腿外侧一条利器刺破的伤口有些深,须得多休养些日子。花一看现下也不早了,收拾了一番先让唐一这伤号休息,没多聊什么,一夜无话。

    唐一此番是追杀一个凶徒,上一战二人打得酣热,两败俱伤之际,那凶徒倒先奋力逃了,还遇上个好心的万花大夫把晕倒的他带回来救了。唐一醒转便一路寻来了万花谷,找到那人时正好瞧见他扮着一副纯良的样子同那万花大夫笑得开心,让在树上匿着身形的唐一嗤笑了一声。唐一也不想多搅合人进来,待那万花大夫出门采药后,便向那凶徒出了招。那人也不知是还有良心不想牵扯大夫进来,还是要维持欺骗的谎言,边打边引着唐一去了花海角落,说是别让大夫看见。只是那凶徒狡诈,拖着没好全的身子也拼力伤到唐一就逃了。看来那人这些日子熟了万花谷地形,唐一撑着一条伤腿一路搜寻也没找到,倒是来了花一这边。

    第二天听见身边响动唐一就醒了,看见床边的花一正熬着药,见他醒了便来问他感觉如何,唐一一一答了。只见对话多一句,对面花一的脸就多一分开心的神色,到最后简直眼神都发亮了。花一没想到这么多年头一遭能碰到沟通起来毫无障碍的人,不会嫌他声音小,也能仔细听他说每一句话,感觉自己从没这么开心过,连书圣师父夸他字比师兄弟们都好那时都没这么开心过。唐一刚开始不懂这万花弟子怎么这么高兴的样子,说话也一直是轻声细语,观察不久,唐一就发现了这原来是花一的常态,昨晚那样也不是吓到了,而且这万花弟子心思着实简单好懂,好像没怎么入世的样子,昨晚的防备倒是多余了,他本也年纪不老,交谈起来意外地放开心性,颇为相合。聊到后来,花一有些小心地问:“唐少侠,我从小便似能听到比常人更细微的声音,故而与人交流有些不方便,只是遇见唐少侠,交谈真是畅快得很,唐少侠你是否同花一一样呢?”

    唐一一愣,倒是没想到是这个原因,怪不得昨晚一下子就被他发现了,道:“这倒让花兄失望了,我只是因家传武学从小培养五觉,因此比常人敏锐一些罢了。”

    花一一听不免有些丧气:“那是我唐突了……”

    看见对面的花一微微垂了头有些难过的样子,唐一心中一动,竟有些不舍,安慰道:“不论何种原因,我与花兄现在相谈甚欢,不就足以为乐?”说着眯起眼冲花一笑了笑。

    本来还有些难过,听见唐一这么说,花一也是转过弯了,能有这样就是难得了,自己又在多想这虚无缥缈的东西做什么。一抬头正看见唐一的笑脸,只觉得一颗心被重重打了一下,又似被轻轻挠了一爪。

——

_(:зゝ∠)_感觉又是三发完结,顺便不写完总是不定心的样子,考试前最好赶紧磨出来。写得不好多担待,也请多指正。

(觉得凶徒和万花大夫也能有故事,可我连他门派都没定下来……会有推荐门派的吗……)

评论
热度(5)

© 怪物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