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N

[剑网3][花唐唐花无差]嗫嗫之语(一)

☆无明显攻受向,花唐、唐花无差吧……肯定清水。

☆想好听名字不容易,就直接叫花一、唐一了。q-q

☆感觉囧囧的设定,听力太好以为大家都一样因此说话声音很轻又因此感觉和人相处有点难的花哥,比较夸张了,搜了下貌似没听力异常发达这种,所以应该也不科学……雷者慎观。又,这边琢磨不出复杂情节的,简单随便地吃吃糖就好。


    花一从小便拥有着远超于常人的听觉,在他的世界里,他可以听到风吹过花朵,花瓣之间摩挲的声音,可以听见头顶树枝间小鸟喙部与叶片相擦的声音,所以他也可以轻易听见旁人自以为是悄声的密语。因为过于发达的听觉,又是从出生时便如此的环境,幼时的花一并未意识到自己与旁人的不同。还在襁褓中的他会因为过于纷杂的环境,用哭泣来抗议;到了孩童时期,身体也还不够强壮,常常嚷着让父母听不懂又烦恼解决不了的“头痛”。渐渐地,这种无法像旁人明确传达出的境况,在让他感受到一个更细致世界的同时,也误让他以为,这就是“正常”的世界,改变不了就只能被迫改变去接受,他以为所有人都和他一样,可以轻易捕捉微小的声音,普通音量的声音在他耳中,也会听上去很响亮。所以他也一直以为自己的声音,同身边所有人一样,就是“普通”的那样,殊不知,在别人听来,花一说话的声音实在是有些小,音量总是很低,在对话时总以为他是内向羞涩,一次次、每一次,都会回以“你说什么?我没听清。”这样的话。少年时期的花一很为此烦恼,他觉得自己很正常,遇见的所有人为什么都不能好好沟通,都不认真听自己说话呢……那时的他很为此暴躁了一段时间,那种从心底生起的烦闷,却因为还算内敛的性子,压在心底无法发泄出去,又值那时心理尚不成熟,导致了“无人懂我”的想法,就凝成了现在寡言少语的青年的花一,与别的万花弟子温雅朗润、健谈风趣的样子大为不同,甚至平时起居行止间显得有些孤僻。

    他是书墨弟子,却挑了寻仙径疙瘩角落里植被没那么繁盛而多石头的一处,房子也简单得很,用石块搭起来。对他来说,免了仙迹岩时时的水流声,身边便只有少许周围环境的声音和挥毫习字时的声音了。能居于如此简单的环境中,他是觉得轻松了一些的,直到那晚,很轻易地他便听到了附近树枝间不同的响动。

    过了颇久安静日子的花一,难得被勾起了好奇之心。这听上去是个人,匿在树上,鞋底和树枝触碰还是有些声音传了过来,这对普通人来说或许轻不可闻,对花一来说,却太明显了,也很轻易就能和往日惯常的声音分出不同来。那人脚步有些不稳,身上有什么东西,或许是金属制品,不留心便和枝条摩擦到发出了声响。正当花一竖起耳朵不觉多放了几分心思注意那人动向时候,音源一下移到了他头上的房顶上!悚然一惊的花一还没动作,就听见房顶上的人正用极为轻缓的动作移动着,到了屋顶石板间的的缝隙边,似乎想往下看。是要查探下屋子然后进来么?花一没多思考,一下抬头就看向那缝隙。

    屋顶上的人本以为自己这番动作,即使他受了些伤动作有些滞涩,论自己的水平,也是绝无可能有人发现自己的,却没想到,刚一露眼,屋子里那人便直直将目光射来!怎么会!被超脱常理的一眼大惊之下,屋顶上的唐一一个打滑,竟是大失水准地从屋顶石板滑了下去。捂着伤口摔在地上的一瞬,唐一还是想不通对方竟会发现他,而他竟又因此摔下屋顶!这可是从他出师,不,从他成年便再也不会发生的事,这下可丢脸了。

    可他还来不及害臊,就见屋顶的人已经来到了他面前。只见一个穿着简单弟子服的万花站在他面前,好奇又平静地看着他,干净平和的脸上没什么异讶的表情,开口是很轻的声音:“你怎么会受伤还出现在这里?”

——

发东西都是羞耻PLAY。

——

抱歉重要期末,不会及时更新。2015-01-04

评论(6)
热度(12)

© 怪物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