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N

    今晨做了个让我极其惊惧的梦。梦的开始是我放暑假在回家的途中,类似火车的车已经已经到了【码】锡了,旁边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性向我问路,虽然说的地名是【码】竹,但是当时就是梦中设定就在【码】锡下一站。我和她讲完后想到了一个新的更快一些的方法,就是和我同站下车然后去【码】华书店那里有一班小型的快车,直接去她目的地,还很快捷,所以她决定就这样坐了,很高兴。梦里还是很带我日常的色彩,因为我先对她说了句“谢谢”……她一愣,我就反应过来解释了一句“让我多交了一个朋友啊”类似这样好幼稚的话……(这段我们俩的反应就像未成年漫画一样……)她就眼睛弯起来笑了。确实经过问路和交谈之后我们就好像成了很好的朋友。然后我们到站下了车,我遥遥一望说呐书店就在那里,她起初找不到于是我带她去,一看表只有3分钟剩余了,于是我们抄小路狂奔了起来。当时的路线是穿过一些建筑到达书店,途中包括【码】师附小,我就说我们可以从这边的操场穿过去,天知道为什么那时候【码】师附小的操场有那——么大!两三个足球场那么大。刚跑进操场就响起了升旗仪式的准备音乐,场上的小学生们从杂乱的状态迅速变为整齐的队伍,我们俩就很明显,于是我们急中生智准备装成升旗仪式的一员,慌乱中我看见那边还有两根裹着旗帜的旗杆没有人拿,我就跑过去,一看,一面是国旗,旗杆比我手臂还粗多了,另一面是队旗吧,稍细些,我担心国旗拿不动,就选了队旗,拿着就跑到了升旗手的队伍前方那里站着,问路的女孩子大概是混进了队伍了我找不见她。升旗仪式就开始了,刚开始有音乐有人讲话,我不算很稳但是没出什么问题地拿着旗杆,马上就要升旗了我就不用拿了,可是此时悲剧开始了,开始刮起了风。旗杆大约有三层楼或者以上的高度,我开始拿不稳,因为太高所以从顶端开始摇晃,时有猛烈的震颤,周围的人有些不满地看着我,我脑门上开始冒汗,用力抓着旗杆,可是震颤没有停止。忽而风大起来,我手里的旗杆摇晃得越来越明显,终于我支撑不住,旗杆向黑压压的人群中倒下去。顿时惨叫四起。似乎这分量很重的旗杆压到了不少人,我满头大汗极力想把旗杆重新立起来保持不倒,但是扶起来、被吹两下,就又如不可控制般倒下去,终于我精疲力尽再也扶不起它,此时的旗杆早就倒在地上还被狂风吹得滚来滚去,底下一片被压伤或者已经没有声音的人。风好像吹了我整个生命那样长,坐车什么的早就抛到爪哇国了,我就无力地站在整个操场相对高一点的升旗台附近,看下面惨叫和翻滚的人群。

    等局势终于稳定下来,他们就想起来要找我这个始作俑者,不好直接做什么,便把我放在一个教室里,和受伤包扎过后的老师学生一起,他们上课我被监视。那个老师常盯着我,满目恨意。问路的姑娘自愿跑来陪我。那个老师一边上课一边还为难我,问我我没听的问题,答不答都在嘲讽,但这些没让我觉得太难受,我在担心事故的后果,据说死了很多人,那我就是元凶。问路的姑娘一直在安慰我。终于放学了可是教室里所有的学生都没有出门的意思,整所学校的学生都不出门,我想着大概要被警方带走了,鼓起勇气要给妈妈打电话说清楚这个情况,然后我打了,果然听到另一头的妈妈狂怒的骂声,然后是担心的疑问,最后竟然说着说着就可能晕厥了过去,发出了呼吸不上来的粗重的声音,我一直没慌,有什么后果就上法庭被审判好了,但是一听妈妈这样的声音立刻慌极了。我立刻不管有人拦我(反正主力不是小学生吗!)就狂奔了出去,一边给爸爸打电话,爸爸接起来时候好像在睡觉,身后可能是他朋友们嘈杂的声音。跑出校门时候我已经准备给外婆打电话,一个【码】师附小的校卫追上来质问我:“你的烧茄子呢?怎么能擅自跑出去?要发完烧茄子,每个学生都给我看过之后才能出门!”我就很惊讶,不过也知道了学生们为什么不出门的原因,在等茄子啊。校卫说完就向学校走去,没有抓我的意思,但我竟然跟在了后面,没有逃跑的意思。我给外婆打电话,外婆一听就高血压了,然后我就直接被吓醒了。

    一摸手机还没响闹铃看来还早,打开来发现是6:20,那时候心脏跳太快了,直接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我做了个很恐怖的梦,我好像杀了人然后给你打电话你就晕过去啦,说着说着控制不住哭了出来……哭了出来……出来……大概出于第一次杀人的震惊和家人晕过去的着急……吧……妈妈安慰了我一会儿,刚醒的她也懵了还以为外婆现在就晕了,听声音也是吓了一跳。最后妈妈让我晚些再打个电话给她,一直说“梦是反的不要怕”……我是不是太娇气了……不过杀人什么的虽然是事故还是很吓人啊……

评论(1)
热度(2)

© 怪物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