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N

我总是遇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说到底是我性格作死吧。

    明明是下午发生的事,可是过了这么几个小时,心太大的我似乎已经恢复平静了。一句话概括的话,大概就是我被赶鸭子上架般的,受浸了。

    大一大二有个同班并且同寝的同学是基督徒,似乎致力于传福音,我因为不擅于拒绝,尤其对着她期待真诚的眼睛,所以她问我要不要去参加他们的聚会的时候我会觉得拒绝不掉。她平时也总在提这些,上了大三我们分了专业,由于我们专业不同所以不再是一个寝室了,见面的机会变少了所以也不会遇到被邀请参加聚会的情况。我以前参加过一次,似乎是被称作爱宴的一次福音聚会。清明节时候舍友都出门了,宿舍就剩我一个,想来,作死之旅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我遇见了这位基督徒同学,称A吧,就说了这么句寝室就我一个人啊撒鼻息,于是被问要不要参加聚会……说实话我并不想去,我不信这个,所以这样的聚会我也并不那么乐意参加,要说的话我更愿意窝在宿舍玩游戏。于是这次我拒绝了,满怀歉意。当时A说那下次我再叫你吧。于是昨天她又来问我。我觉得上次都拒绝了,这次再拒绝过意不去,所以今天下午一点约在校门口,A说会有兄弟姊妹来接我们去聚会的地点。

    对于A所说的那些,包括对于聚会上那些基督信徒所说的话,我都抱着尊重的态度去听,我从小被教的一点是别人说话要认真倾听,所以在场的人申言、交通的时候我都看着他们的脸认真地听,虽然我的心中不免有所怀疑。唱完诗后有位兄弟说大家来自我介绍吧,问完一圈我发现有好几位也是被称为”福音朋友“的参与者(包括我)。然后是读经、提问、解释、分享,气氛其实一直都很轻松。最后说到的是”信而受浸“,是说要信耶稣、信主,口中信他、心中接受他,才能受浸、获得新生、让他的灵进入你的灵中。我以为是”信“到了一定程度,才能自然而然地接受这个仪式,成为基督信徒。这次聚会的尾端就是询问在场的福音朋友有人愿意受浸吗?当时有三位女性站了起来。到这里,我都觉得接下来我就是围观这个仪式,然后回宿舍打我的游戏,我日常还没做呢。

    可是在这三位女性换衣服准备受浸的期间,在那个仪式进行的场所,一个开阔的卫生间……一位信徒姊妹过来对我说:”我觉得你该受浸啊,你很适合受浸。“一位年纪稍长的姊妹也对我说:”哎呀你也受浸好了……(略)“同学A也开始问我,我觉得有点为难,觉得强烈地拒绝恐怕会让气氛变僵,我说:”暂时不。“我以为这事就结束了。

    可是身边还有一位姊妹,是我和A的同校同学,以前因为A和她很好的缘故,我和她也算点头之交,活泼伶俐的女孩子,她问我为何不一起受浸,我说信而受浸,我觉得要信到了一定程度才能算信徒才能接受这样的仪式成为信徒。她便说,她也是08年受浸、10年信主、12年才信入主,所以不需信入主了才受浸,也可以先受浸才信主,只要有一点点信,你便可以受浸,实在不行你就当洗个热水澡嘛。我说我理解的是要信到了一定程度才能受浸获得新生,她便反问我,那你说要怎么才算信?一点点不算么?我就不知该怎么回答了。期间有位姊妹说,还是让人甘愿了再来受浸吧,听到这话我颇松口气的,可是这话在这一圈人中如石沉海,并无人回应。到这时我有些慌乱,心中已经决定再不来。可我却已经被退入一个厕所隔间,他们热情地说着哎呀还有一套衣服真的注定之类,然后关上门对我说锁上、换好衣服出来。

    我在那个逼仄的空间手足无措,身上只有一个手机,背包放在了外面。看着那套宽大的衣服,它只有外衣外裤,据说防止衣物弄湿要全部脱去换上这个。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深深地愤恨自己无法坚定地拒绝。呵我真的发了条怎么办急在线等的微博,可我一下碰到了隔间中的椅子手机掉了下去,在那个厕所里……该说幸好是诺基亚,手机并没有坏。

    我真的换起了衣服,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远隔家乡八百公里外的不知道什么货运的仓库里(一位弟兄提供的聚会场所)的厕所隔间了真空穿上这么一套去受浸。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我想不起来当时犹如风暴席卷的脑袋里在咆哮什么。被这样赶着去受浸,只因为我之前没有坚定地拒绝。

    接下来,我在听着外面其他人受浸的祷告声中换好了衣服,出去,在那个盆里,微笑着牵线木偶般的跟着念完祷词,被毛巾捂着脸,浸入了水中。完全没水只有不到一秒。在我出去之前我满脑子各种念头乱窜:就当丰富阅历好了、不是说大不了就是洗个热水澡、可为什么要推我进来、我当初不该来、原来福音聚会目的就是让福音朋友受浸变信徒、我会不会真的感到新生、我也能尝试去相信吧说不定呢……可我穿着那身湿衣服回去那个隔间换的时候,我只感觉冷。冷得不行,我在发抖。可我呆站着不想动,手机还没擦干。我似乎磨了很久才出门,他们有吹风机让受浸的人吹干头发,可我只象征性吹了下,那个时候我很混乱。(这让我后来回去路上感觉有点头痛,所以姑娘们特别长头发洗完一定要吹干OTZ)

    说真的,我觉得我是被半强迫的,被场面被气氛被她们的热情推去的,怪我自己性子软耳根软怪我自己作死怪我……尤其是,本来我还能微笑听他们讲经的,在被推着去受浸结束的时候,我几乎是厌恶仇恨的。那时最让我好笑是,一位弟兄说受浸都要人自愿的,我们不会强迫别人来受浸。我还被发了新约旧约,A说以后可以一起晨兴,他们说每周都有聚会,他们说受浸了就是基督徒了。可我觉得我那时候感觉并不好。大概我那时气场有点冷,没什么人来和我说话。

    我坐一位弟兄的车回到了学校,联系舍友先去吃了晚饭,我和她说了这件事情。我们讨论要怎么解决,我并不想参加聚会,我也不认为我成为了信徒。晚饭时说起这事我心情温度很低,我们讲了很多,到这里却无法一一道出。甚至我不知道该再打些什么出来了。

    呵我倒真的忘不了这个日子了。我性格不够好,不作死就不会死,我总会把事情弄得乱七八糟。

评论(1)

© 怪物N | Powered by LOFTER